详细内容
爱一世又一世不断延续下去
发布时间:2009/09/20 查看次数: 出处 | 作者:aoyoo

我的前世是一段丝绸,我的命运是绑在枯枝上的死结,等待我的隔世为我赎罪。

东汉末年,明清在东兴街的百风堂用买下了我,到现在,我还记得当时明清看我的眼神,那双秋水般明静的眼睛有淡淡的忧郁在荡漾,她用手抚着我,说,凄寒,凄寒,我的凄寒.一遍又一遍。

自那以后,我的身上总是飘荡着她那夏明湖畔绵雨青荷的香气,萦萦绕绕。

明清抱着我到东城门附近的一座府邸,轻轻地说,凄寒,这是我们最终的归根。

七回八转,重重梯桥,盈盈清泉,叠叠回廊,明清带着我,踏过江南满塘的青莲。

明清当晚抱着我,在风中,在悠悠月色中,站了一夜。我靠在明清的怀里,有种隔了一世又一世的感觉。

明清侧过脸望着我,那双眼睛里隐含了千言万语,那双湿润的眼睛,让我很熟悉。

明清说,快了,快要结束了,只要我们愿意等待,一切都会重头开始的。

我看着明清,感得很奇怪,我只是一段丝绸,可是,我的终结与我的同伴不同。明清从不舒展我,不看我雪白轻柔的身子,只是每天轻轻地抚摩着我,那时候,我总有一种被爱怜的感觉,却觉得很心痛。心痛,是池塘的青莲教我这个词,他说,这是你的宿命,逃不过,跑不掉,只能安然地接受,这样比较好。我不明白青莲说什么,只是隐约觉得与明清有关,可这时候,我的心又莫名地疼痛。

那天,是六月初五,我记得很清楚,因为明清终于把我展开,我的无暇秀丽就这样赤裸裸地展现在明清面前,我看着红烛因惊叹而把摇曳的烛光明晃晃的倾泻在我的身上,忽然羞涩而无措。

明清依旧用我所熟悉的触感抚摩着我,最后明清说,时间到了,让我带着你起舞吧!

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明清巧妆下精致娇俏的脸,还有白玉指上嫣红的丹冠。

明清手执银针绣花线,来来回回,一针一针地穿过我,我的身体在滴血,但我没有惊惧,因为我看见明清通红的眼睛,我身上绣的是凉夜雾下含露的青莲。

明清的手很巧,那青莲甚至和梅烟纸外的青莲一模一样,真假难分。

凄寒,凄寒,凄寒,明清淡淡地叫着我陌生的名字,但她看着的是我的脸,抚着的也是我的身体。

明清在我面前,一层层地解开纱裙,直至一丝不挂,我第一次看见明清的笑容,她缓缓地走到我面前,把我细细地覆盖在她温软的身子上,说,凄寒,是该走了。

明清跨过褐色的门槛,向荷塘走去

今夜的风很凉,吹散了明清的发丝,却很温柔地贴在我身上,今夜的月半圆,暗淡而消沉地撒下几缕散漫的白光,斜斜地映着明清的脸,我看着看着,飘得很远很远。

明清站在烟雨桥上,手贴着她的胸口,却也是把手直接烙在我的心脏上。

凄寒,我们的前生注定纠结,今生命定无缘,我愿用我今生的年华换你来世的再聚。明清的脸,绝艳而凄然。

明清从烟雨桥上慢慢下落,轻盈得象飘升的灵魂。满池的青莲转瞬开满了白皑如雪的荷花,泛溢的芬芳隔绝了迷蒙的雾,我们是走在黄泉路上的幽冥,辗转落在清淡香甜的荷池。

流水漫过明清的肩膀,也湿润了我的身体,我的内心一如许多年前,很平静。荷花掩盖了明清的脸,渐渐地,荷叶也遮盖了明清的青丝,我看着水中明清苍白而模糊的脸,有些事情却变得很清晰。

上一世,我一袭青衫,明清穿着雪纺罗裙,我们奔跑在绿柳飘飘的河畔,我们分飞在阳光下暧昧的池旁。我贴着你的唇说,我生生世世心里面就烙着你这个女人的名字,戚戚。

脑海中那些零碎的画面不断的回放,我在看一场久远的历史,但每一个画面都令我心碎。

戚戚,戚戚,我的声音从恒久的远方传来,经历了一世又一世。

我忽然想起一首调儿:

我们是错过边的船儿,

各自在海里自由地璨放,

一方是躲在湖里深沉的雨露,

一方是开在澈水中明静的荷花。

如果爱情可以经历前世今生,

那么我爱你,不管从前还是现在。

明清紧闭的眼滑落一滴泪,渐渐融化在流水之间,静静揉碎在我温柔的怀里。

池塘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,是江南缠绵多情的雨.

我身上,明清绣的青莲淡出瓣瓣的荷花.

古惑仔传奇网站内容管理系统 后台"网站底部版权"中修改 www.ghz9.com